运用政协思维丰富协商民主实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内容提要:协商是人民政协的重要功能,它要求政协思维方式和思维特点也要与之相适应。但不少地方政协在全局工作安排上、建言献策活动中、会议方式方法上,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各种思维误区。为进一步丰富协商民主实践,应确立并运用“多元思维与一体要求相统一”、“监督思维与参与合作相一致”、“专业思维与党派特色相结合”的思维方式。

主题词:政协思维  多元与一体  监督与支持  专业与党派

 

协商是人民政协的重要功能,同时也是发挥人民政协功能的根本方式。人民政协的协商,集协商、监督、参与、合作于一体,它要求政协思维方式和思维特点也要与之相适应,学会运用政协思维进一步丰富协商民主实践。

一、政协思维与党委人大政府思维之比较

所谓思维方式,是人们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认识中形成的一种相对稳定的习惯模式。它内化于人脑中,是人们思维活动中的规则和线路,规范着人们思维运行的方向和侧重点。本文所说的政协思维或党委人大政府思维,指的是从事不同工作的主体,在各自工作实践中所形成的理性认识方式,它反映活动主体运用各自思维方法的熟练程度和认识客观规律的准确程度,是连接理论原则与具体实践的桥梁和中介,为不同工作领域提供各具特色的思维视角、思维空间和决策思路。

当然,无论是政协思维,还是党委人大政府思维,其思维理念、思维方法和思维程序,都有其共同性的一面,如必须运用辩证思维、创新思维、开放思维等,但由于工作领域和对象的不同,各自思维方式的特点和要求也不尽相同。

1、党委:科学决策型思维。决策是党委领导工作的基本实践。科学决策型思维的特点,一是全局和系统性。党委作决策特别是重大决策时,要从整体和全局出发去思考和分析问题,把决策对象始终作为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从对象本身固有的各个方面、各种联系上去考察,把握和抉择决策方案。二是前瞻和聚合性。党委在考虑问题和制定政策时,要有战略目标和长远考虑,防止决策的片面性、碎片化甚至随意性,增强决策的预见性和洞察力。同时党委的思维方式既要运用发散性思维,以发现和开辟事物发展的新方向,寻找解决问题的新方法新途径,更要善于运用聚合性思维,把各种新思想、新方案集中起来,扎实细致地付诸实施。三是统筹和共赢性。党委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统筹兼顾、双赢多赢的思维方法与工作能力,尤其在利益多元、诉求多样、矛盾交织、求解两难的今天,要学会运用矛盾同一性原理,努力协调和平衡双方或多方的差别与对立,实现协调平衡、互利互惠、和谐发展,这是新形势下解决矛盾的新方式。

2、人大:依法履职型思维。人大工作的最大特点是依法

履职。依法履职型思维的特点,一是政治与法律性。人大工作的一项重要职能,是经过法定程序把执政党的主张转变为国家意志。无论是立法、决定重大事项,还是监督和人事任免,人大工作都必须确立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的思维理念。人大工作的政治性与法律性又是高度统一的,人大工作既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同时人大的基本职权以及运作方式,也必须受到严格的法律规范和制约。二是合议与公开性。合议制是权力机关讨论决定重大事项最基本的工作制度,必须确立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和一人一票的平等原则。人大工作还必须置于人民群众的了解与监督之下,体现最大限度的透明度和社会参与度,并逐步从审议结果公开向审议过程公开有序扩大。三是程序与表决性。人大的程序民主,是权力机关行使职权之实体民主的体现和保障,同时也是把执政党的主张变为国家意志的必经途径,要确立“程序也是法”的思想观念。表决是人大程序民主的核心内容,人大各项权力都是通过表决实现的,它要求表决者要独立履职行权,确保表决的独立性和自主性,这是履职的基本要求。

3、政府:行政执行型思维。决策、执行、监督,是政府运行的三个基本环节。其中行政执行是政府工作的核心环节,因为它决定着政府制定的政策、决策最终落实的程度及其效果。行政执行型思维的特点,一是执行性。政府工作直接面向社会,行政执行作为行政主体的行为外在表现,就成为公众观察和评价政府的直接途径。这就要求各级政府和部门必须狠抓工作落实,确保政令畅通,通过长期有效地行政执行,维护和不断提升政府公信力。二是依法性。行政执行的根本依据是依法行政。这就要求政府及其工作人员要牢固树立依法治国、执法为民、公平正义、服务大局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自觉养成依法办事的习惯,有效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律手段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突出矛盾和问题的能力。三是绩效性。政府绩效是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工作作风和能力、办事效率和效果的综合体现。绩效管理强调以结果为本,它是政府行政执行的起点,也是政府公共治理的落脚点。建立健全政府绩效评估制度,科学评估政府工作人员履职情况,是当前提高政府执行力和公信力的重要措施。

4、政协:建言献策型思维。政协最大的权力是话语权。建有用之言,献务实之策,是政协委员的身份定位和政协工作的责任所在。建言献策型思维的要求,一是包容性。政协作为大团结大联合的组织,包容性是政协组织的最大特色,同时也是政协思维的总要求。政协组织的包容性,主要是为参加政协的各方创造一个利益表达的平台和平等交流的环境;政协委员的包容性,既表现为尊重其他各方的话语权特别是所表达的意见和诉求,又体现在包容议政对象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特别是一时难以做到的实际困难。二是散发性。与聚合性思维不同的是,位置相对超脱的政协委员,应跳出议政对象原有的思维轨迹和利益关系,从不同方向、不同角度、不同范围思考问题提出建议,让对象从建言献策的多维性视角、求异性考量、辐射性领域中,有所启发,有所顿悟,有所收益,为党政领导的聚合性思维提供新的元素。三是警示性。警示性不等于批评性,但包括批评性意见和建议。相当一部分政协委员来自草根,他们直接接触基层,面对群众,最能感受社会的阴晴圆缺和群众的喜怒哀乐。正如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梁晓声所说的那样,政协委员是观察中国政治的“复眼”(也是中国政治的“复耳”),可以帮助党政领导观察他们目光也许看不到的细节,听到他们耳朵也许听不到的民声。因为急遽转型期的中国越来越需要观察到政治的细节,越来越需要听见基层的声音。建言献策的警示性,就在于第一效度真实反映政治的细节,第一时间准确反映基层的声音。

二、政协协商民主实践中的思维误区及原因分析

政协不是决策机关,不是权力机关,不是行政机关,从根本上说,政协是体制内党派和民意协商机关。了解民情,汇聚民意,集中民智,表达各方利益和关切,反映人民愿望和要求,是政协工作的价值所在。由此,人民政协的运行方式与党委、政府截然不同,它不是“自上而下,贯彻落实”,而是“自下而上,以虚求实”。这种认识,虽然在地方政协具有相当的共识性,但在协商民主实践中依然会出现诸多思维误区。

1、全局工作安排上的思维误区。一是路径依赖式。由于地方政协主席大多由党委、政府转任而来,受过去长期形成的惯性思维影响,不少地方政协仍然去重复党委或政府部门的工作,甚至出现政协召集部门工作推进会的现象,委员忙忙碌碌,工作少有成效。二是兴趣偏好式。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是政协工作的主旋律。但协商什么怎么协商并没有明确的具体规定,各地政协的做法也不尽相同。由此,一些地方的政协主席,从自己的知识结构、岗位经历、人脉资源甚至兴趣爱好出发,在全局工作安排上一任主席一任偏好,工作重点倚轻倚重。

2、建言献策活动中的思维误区。政协委员“一身二任”,在社会是领域精英,在政协是界别代表。但一些委员界别代表的身份定位不清,在政协论坛上建言献策,不是从本岗位的需求、本单位的利益着眼,就是以吸引眼球为能事、跟着感觉走,思维方式或停留在原来的轨道上,或指向漫无目标的社会现象。在此情况下,有的建言则无话可说、无从下手,献策则人云亦云、王顾左右;有的则哗众取宠、喜欢跟风,脱离实际、夸夸其谈,把政协论坛当成传播个人思想和发泄不满情绪的场所;有的则避重就轻、敷衍表态,建议多、批评少,表面性多、实质性少,事务性监督多、党务和政务性监督少。不懂协商、不敢协商、不会协商的现象,带有相当的普遍性。

3、会议方式方法上的思维误区。一是会议议程程式化。一般是党委或政府通报情况,政协委员书面发言,政协主席最后讲话。整个会议套用党委政府行政性会议模式,没有互动和交流,更谈不上观点的碰撞、意见的交锋、争鸣式的辩论。二是会议布局行政化。地方政协常委会议大多是台上台下方形布局,很少是面对面的圆桌布局,主席和党委政府负责人则高高在上,俯瞰全场,很难形成一种平等议事、互动交流、体谅包容的议政氛围。

究其原因:一是在政协干部的来源上,大多作为地方党委、政府任期届满或即将到龄的一种安排和归属。实际上人大、政协的工作,有别于党委政府的一条线分工,涉及领域宽、社会接触面广,有利于培养法治意识和民主精神,可以换一种思维方式,把它看成是干部成长的一段必不可少的经历

二是在委员队伍的遴选上,在符合政协章程基本条件的基础上,没有把界别代表身份特别是参政议政能力作为重要的考量标准。是企业委员的,则看规模大小;是专家委员的,则看专业程度;是社会名流的,则看名气高低。更有甚者,以是否听话、顺眼甚至人际关系作为考量因素之一。

三是在工作衡量的标准上,一些地方党委对政协定位不准确,没有把政协看成是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机构,更没有把政治协商作为决策之前和决策之中的一个必经环节。有的地方,甚至下达招商指标、拆迁任务、扶贫户数,把政协当成党委下属的一个工作部门。

三、政协协商民主应确立和运用的思维方式

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政协与党委、政府,在思想上要同心同德,但认识问题的角度可以和而不同;在目标上要同心同向,但实现目标的途径上可以另辟蹊径;在行动上要同心同行,但工作运作的方法可以求同存异。

1、多元思维与一体要求相统一。“多元一体”,指不同的、多元化的事物通过某种关联形成同一,达成统一。人民政协作为统一战线的组织,是“多元一体”的产物:中国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中国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这样的一种组织功能,正好契合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呈现出的利益多元化、组织多样化、阶层结构复杂化的特点。由此,人民政协的协商民主,应确立并运用“多元思维与一体要求相统一”的思维方式。

以利益诉求为动力。“多元一体”思维方式,要求在坚持求同存异的原则下,包容各方在信仰利益和观念上的差异,尊重不同角度、不同意图、不同人数的意见,通过沟通、对话、交流、讨论甚至争辩的过程,使得各种意见得以展现和交流,最大限度地吸纳各方有价值的建议和诉求。同时,还要进一步强化人民政协民意汇聚、整合和引领功能,延伸政协基层触角,拓展公民参与渠道,对接网络民意平台,把更多的利益主体特别是社会下层广泛而繁多的意见、愿望和要求,经过综合研判,提供并纳入到党委政府的决策领域和决策过程之中,通过公共政策制定和实施过程中的利益整合和利益协调,实现社会各方面的利益平衡

达成共识为目的。在当代中国,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是“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构,各级政府负责处理国家日常事务,人民政协则主要是“增进团结、凝聚力量”,通过开展与包括民主党派在内的各种社会政治力量的沟通,提供政治参与渠道、协调政治利益、实现对政府监督等方式,增进社会各阶层对中国共产党执政的认同和支持,共同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多元一体”的思维方式,其目的就是要通过广泛吸纳意见的制度化平台,有序政治参与的合法化途径,以扩大政治表达,增进政治共识,巩固执政联盟,为中国共产党的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奠定坚实的社会政治基础。

2、监督思维与支持合作相一致。政协民主监督,是以协商为基本方式,通过提出意见、批评和建议而进行的一项政治活动。虽然在性质上是一种非权力性监督,但它作为与监督对象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异体监督,是参加政协的党派、团体和界别,以支持和合作为目的,以警醒力和劝诫力为特征,对各级执政党组织和政府行政权力运行进行的一种政治监督。“监督思维与参与合作相一致”,是人民政协实施民主监督时应确立和运用的思维方式。

尽职守位敢于监督。政协平台上的民主监督,不是无足轻重、多此一举,而是协助执政党和政府更好地提高执政能力和行政效率;不是隔岸观火、无事生非,而是通过有建设性的建议、意见以及善意的批评贡献自己的真知灼见;不是相互对立、权力制衡,而是在“中国梦”共同政治目标基础上的一种合作与协商方式。因此,要丢掉“怕伤和气、怕越权位”的思想包袱,敢于监督;要解决“不受重视、作用不大”的认识误区,愿意监督;要排除“不如法律监督、不好监督”的心理障碍,能够监督。

讲究方法善于监督。“敢不敢、愿不愿”监督是认知水平问题,“会不会、善不善”监督是方式方法问题。政协的民主监督,一要选准角度、突出重点,贴近中心、贴近群众,注重过程、跟踪问效,说真话、建诤言、献良策;二要把握尺度、掌握分寸,不能随心所欲、借题发挥,不能不切实际、好高骛远,更不能操之过急,强求对方;三要深入调研、力求实效,不表面不笼统,不绕弯不回避,做到有理有据、对路可行,切实增强民主监督的针对性和建设性、科学性和有效性。

3、专业思维与党派特色相结合。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政协三大职能决定了它是一个政治性很强的党派组织。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热点问题,被列为政协履行职能的客体,也是从政治层面、党派角度看问题的。但随着现代经济社会发展既高度分工又高度综合,执政党执政的方略水平,“一府两院”工作的专业化程度也越来越高。确立和运用“专业思维与党派特色相结合”的思维方式,把政党眼光和专业要求结合起来,就成为新形势下政协履职的必然要求

政党眼光和专业要求相结合。民主党派都拥有丰富的党派资源,如参政党地位、政协中单独界别、知识学养丰厚、人脉资源丰富等。这就要求各民主党派在参政议政工作中,从党派功能和自身特色出发,将某一个或几个方向作为自己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重点领域,深入调研,挖掘资源,既从党派政治的高度看待问题,又从专业领域的深度提出建议,使党派优势、专业特长与参政议政要求相互结合,有序互动。不但如此,还要进一步适应社会转型和社会进步的要求,寻找新的着力点,开辟新的履职空间,做一个既懂党派政治又懂专业特长,既立足当下又面向未来的政协委员。

个人资源与界别资源相结合。以身份、职业为特征的政协界别,是一个或几个相近领域的集合。它不研究领域中专业性质的问题,而关注领域中政治层面的问题。即紧扣党和政府工作中心和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聚集社会不同群体的利益和意见,通过政治协商、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方式,促进科学发展和民生进步。而所有政协委员,无论是中共党员,还是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代表人士,都归属一定的界别;人民政协也正是通过各个界别和各界别的委员来发挥作用的。一方面,政协组织要加强界别之间的协调合作,通过开展界别协商,发挥各界别之间的功能互补作用,为政协委员个人才智和资源的充分展示提供一个适宜的平台;另一方面,政协委员在参政议政实践中,要彰显领域特色,利用界别资源,将个人资源与界别资源结合起来,将专业知识与社会需求结合起来,切实履行好政协委员的参政议政职责。

参考文献:

[1]俞正声: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

[2]余莉:科学发展观视域下的领导思维方式变革,《湖北教育(领导科学论坛)》,2010年第6期。

[3]闫顺利:风险社会理论视域中的价值冲突及人民政协新思维,《哲学与人文》,2011年第5期。

[4]张焕金:增强民主党派民主监督功能效果问题探析,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0年第3期。

[5]龚胜生:政协委员参政议政要努力提高四种能力,《河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1年第3期。

    者:扬州市江都区政协提案委主任

    址:扬州市江都区江淮路388

     :  225200  邮箱:wh5570@sina.com

 联系电话:05148080075718905250438